孟晚舟引渡庭审结束未来至少三种可能性
发布时间:2021-09-18

  孟晚舟引渡案的司法听证在18号结束了,法官将会在10月21号召开管理会议,并确定未来什么时间宣判。路透社说,通常加拿大的引渡听证会一天之内就完成了,但孟晚舟的案子已经持续了近三年。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需要决定,孟晚舟案件是否符合双重犯罪标准?也就是说孟晚舟受到的指控在加拿大是否被视为违法?2020年5月的裁决中,霍姆斯认为是,因此案件继续进行。

  另外,霍姆斯还在考虑孟晚舟的辩护团队所指控的滥用程序是否足以阻止引渡。辩护团队提出滥用程序的四个分支分别为:政治驱动、非法扣押、重大遗漏和错误陈述、违反习惯国际法。

  最新一轮也是最后一轮的审理是从8月4号到18号,主要有三个内容:听证第三分支、围绕“程序滥用”四个分支的司法救济、拘押审理(Committal)。

  如果法官继续支持引渡,那案件将提交给加拿大司法部长进行最终批准。如果司法部长暂缓引渡,那案件可能到此为止。但是加拿大政府很少作出与法院相矛盾的决定。如果加拿大司法部长支持引渡,孟晚舟团队还可以提出上诉,并且要求对司法部长决定进行审查。这个过程可以持续数年,并且最终到达加拿大最高法院。

  “今天,孟晚舟引渡听证会已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结束。至此,引渡程序已持续两年多。孟女士的律师在为其辩护时,针对程序滥用提出了四个分支,分别为政治驱动、非法扣押、重大遗漏和错误陈述、违反习惯国际法。因为法律程序的滥用,孟女士的宪章权利受到侵犯。对孟女士因此所遭受损害的唯一补救方法是中止引渡程序。

  在引渡程序中,霍姆斯官对检方律师提出过以下问题:“就事实而言,多年后回过头来看却发现欺诈案没有造成实际损害,这正常吗?而本案所谓的受害者(一家大型机构)内部似乎已有多人了解所有事实,但现在却说他们听到的是虚假陈述?”

  在法庭现场报道该案的媒体提到,针对美国对孟女士提出的指控,法官持“怀疑态度”,并称这些指控“不清楚”、“不寻常”。从法官听取的证据可看出,本案没有欺骗行为,没有造成任何损失,甚至没有一个合理的风险因果论述。孟女士的演示文稿与据称汇丰银行所遭受的任何损失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在引渡听证结束前,孟女士的律师要求法院考虑程序滥用四个分支的累积影响并还孟女士以自由。法庭预计将在未来几个月作出裁决。

  不过加拿大检方的立场是:欺诈法下的损害不需要实际损失。检方通过列举多个案例试图证明,因为孟晚舟未充分披露信息,即使受害者存在过失,欺诈也可能成立,并称受害者是否应该避免受骗并不重要。

  可能性一:回国。多位美国和加拿大的法律专家表示,加拿官最终裁定引渡几率很高。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拜尔斯(Michael Byers)就向《南华早报》强调,加拿大进行的是引渡聆讯,而不是审判。而孟晚舟团队提出的95%的论点是与审判有关。虽然拜尔斯认为孟晚舟仍然有机会回国,但是这条道路很窄。

  而研究引渡法的温哥华律师博廷(Gary Botting)认为,孟晚舟不可能在美国得到公正的审判。因此加拿大司法部长最终可能出于人道主义原因和政治因素,宣布释放孟晚舟。

  可能性二:引渡。博廷质疑孟晚舟团队的论点是否足以说服霍姆斯官。博廷说,案件之所以持续近三年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孟晚舟的律师团队有无数个推翻引渡的办法,而是因为孟晚舟的资源足以让他们进行各种尝试。

  有人提出,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官霍姆斯在10月21日召开管理会议,确定宣判时间,这是在加拿大9月20日大选之后,特鲁多政府是不是想把烫手的山芋留给下一任司法部长?目前的民调显示,特鲁多的自由党可能将会连续第三次赢得选举,但要获得338个多数席位,特鲁多需要其他政党的支持。

  可能性三:上诉。一般来说,加拿大司法部长会维持法官的裁决。而如果法官释放孟晚舟,检方律师很可能会上诉;法官宣布引渡孟晚舟的话,她的团队也会继续上诉。因此无论法官如何裁决,案件最终都会一直打到加拿大最高法院,继续持续数年时间。

  另外,还有一种情况是“达成协议,美国撤诉”,但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较低。特朗普曾经承认,孟晚舟案件并不是司法问题,而是政治交易。而拜登上台后,画风变成“外交冲突中个人不是讨价还价的筹码”。

  《华尔街日报》在拜登胜选后就爆料说,美国政府与孟晚舟的团队就一项延期起诉协议进行了谈判,允许孟晚舟返回中国。但条件是,她需要承认有不当行为,并且可能提供其它合作,以此换取美国撤销指控。这个提议一听就很荒谬,因为孟晚舟并不存在不当行为,何谈认罪?

  从2008年到2018年的十年间,美国请求加拿大引渡的798人中,加拿大逮捕了626人,最终552人都被引渡到了美国。

  除了在加拿大聘请了顶尖的律师团队,华为在美国也聘请了在华盛顿非常具有影响力游说团,当然不仅仅是针对孟晚舟案,还有华为在美国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最近一位就是顶级说客波德斯塔(Tony Podesta),他与拜登认识了几十年,还是奥巴马在华盛顿的邻居。

  波德斯塔的兄弟约翰(John Podesta)就是克林顿和希拉里最信任的顾问。

  在7月提交给美国国会的一项游说集团报告中显示,华为聘请了三家新的游说公司,分别是前众议员特里(Lee Terry), 前众议院多数党党鞭德莱(Tom DeLay)的助手勒蒙(Glenn LeMunyon), 以及“白水事件”前检察官宾哈克(Stephen Binhak)。文件披露,特里和勒蒙主要是就华为的电信和基础设施相关问题进行游说;宾哈克负责的是贸易、经济制裁等等。

  美国保守派智库传统基金会听闻风声后,有研究员立即撰文,敦促拜登政府保卫国家安全,拒绝华为的游说努力。文章抹黑华为称,华为完全无视其他国家法律,www.18107.com,这包括2019年1月,美国司法部对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提起的银行欺诈和违反美国对伊朗制裁的起诉。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引用的数据显示,在过去十多年,每年被引渡到美国的外国人有超过400人。而引渡并非一个单纯的司法问题,影响最终决定的因素包括:执法优先项、官僚资源、经济和政治关系。

  目前华盛顿的政治氛围,并没有给拜登政府太多回旋的空间。而夹在中美之间的加拿大政府,还有至少四个月的时间来纠正错误,倾听正义的呼声。

?